49t5z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笔趣-第三百零六章他是不是還活着讀書-lgle5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对了,高煜铭的死,你是不是也想问我。其实,那个时候,你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逼我把高煜铭放出来吗?当初我让高煜铭出手,就猜到了你们下一步会怎么样。”
“我知道高煜铭的死,就是你让他服毒自尽,确保他一定会死。他来找我的时候,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才会那么毫不犹豫的逼我动手。他让我杀了他,不过是你们的一个局罢了,大概你也没有想过会被我们反杀吧。”
南意棠能够感觉到,柳芊芊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这一次的失败,对她的打击是很大的,也是她心中的一个痛处。
“失败,不过是我大意罢了,又有什么呢?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南意棠,你跟秦北穆都别高兴的太早了,会有你们哭的时候。”
“柳芊芊,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这是一个阶下囚应该说的话吗?”
南意棠看着柳芊芊,嘴角是一抹讥讽的笑容。
“那就走着瞧吧,看看是你们先死在我的手上,还是我先死。”
“好啊,我也很期待呢。”南意棠站起身来,最后看了柳芊芊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就径直往前走去。
秦北穆在外面等了很久,他知道南意棠应当是有很多话要跟柳芊芊说的,毕竟这些事情,她已经闷在心里很久了,现在,和柳芊芊的这一次见面,或许能够让南意棠解开一些心结。
校花的偷心高手 四眼秀才
一棋至圣
南意棠走出来的时候,秦北穆看到她的样子有些憔悴,大概是因为突然知道了太多的事情,信息量太大了,以致于南意棠看起来很有些脸色不好的样子。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秦北穆有些担心的看着南意棠,去扶住了她。
“没有。”南意棠摇了摇头,扑进了秦北穆的怀里,靠在他的身上,“就是觉得有些累了。”
“柳芊芊和你说了什么?”
“很多事情。我亲生父母的死,还有我们的孩子,高煜铭的父母,还有高煜铭的死。”
南意棠的脑海里一下子接收了太多的信息了,觉得很疲惫,只有在秦北穆的怀里,她才能觉得安心,此刻,她太迷茫了。
“别怕,没关系的。”
秦北穆将南意棠搂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在安慰着她,“有我在呢。”
“秦北穆,高煜铭,真的死了吗?”
南意棠抬起头,一双澄澈的眸子看着秦北穆。
秦北穆愣了一下,勾起了唇角,“棠棠,你怎么就那么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
这,该死的爱
“他果然还活着。”
“是。”
校花别惹我
“那具尸体……”
“是假的。你以为那天为什么我能够平安的把你给带出来?如果高煜铭真的死了,就凭他身上的伤口,还有对尸体的非法处理,我们两个都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脱身。他们之所以可以让我们离开,是因为,我让他们见了高煜铭,他一直在医院养伤,在见到了官方的人之后,高煜铭亲口承认了,那天是他对你纠缠不清,是你一时间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才会不小心伤了他。”
正是因为受害人自己亲自出面来解围,替南意棠开脱,并且明确的表示了不会追究南意棠的责任,所以南意棠可以全身而退。
首席总裁的逃妻 楼采凝
不过,高煜铭还活着的消息,对他来说还是隐瞒着比较好,所以到现在,柳芊芊的那些人都以为高煜铭早就已经死了,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秦北穆已经安排了人,将高煜铭保护起来,就让他住在医院里,给他好好的养伤,本来秦北穆还想着,等之后找机会再告诉南意棠吧。
毕竟算起来,高煜铭也算是一个情敌,任何一个对南意棠有不轨之心的人,秦北穆都没有好感,并不怎么想让高煜铭再跟南意棠见面了。
然而,媳妇儿太聪明了,南意棠还是发现了高煜铭还活着的消息了,她既然已经发现了,秦北穆就不打算继续瞒着她了。
“那天在火场的时候,你进去救他的时候,高煜铭还没有死,是吗?”
南意棠当时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秦北穆把她给抱出来的时候,她以为高煜铭已经死了,所以秦北穆那么说的时候,她也就相信高煜铭的死是真的。
然而,现在回想那个时候,再加上和柳芊芊刚刚的一番谈话,南意棠忽然就开始觉得怀疑了,会不会高煜铭并没有真的死去,便在秦北穆的面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果然,是这样。
满世妖娆 楚离
“高煜铭他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在一个很安全的医院里,怎么?着急想见他?”
秦北穆问道,语气里已经隐隐的有些醋意了。
“也不是,只要知道他还活着就行了。”南意棠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见面的必要了,但是,柳芊芊口中说出的关于高煜铭的父母死去的真相,我还是觉得应该让他知道比较好,你可以转达给他吗?”
“行。我本来也想,是应该让他去知道这些事情了。”
对于高煜铭来说,最好的惩罚,大概莫过于让他知道所有的真相了。
不知道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是谁,反而一直被这样的凶手利用,沉迷于其中,误入歧途,一直以来,恨错了人,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错的,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
高煜铭的伤很重,再加上中毒,所以他很虚弱,经过这些日子的修养,才终于有了些许的好转。
秦北穆来的时候,高煜铭看到他,脸色还是有些不好,几乎是冷哼了一声,“你又来做什么?”
“好歹我也是救了你的命的人,见到我,就是这样的态度吗?”
“你是救了我的命没有错,但是作为回报,我也替南意棠开脱了,还不够吗?又想找我做什么?”
高煜铭现在对秦北穆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他一直把秦北穆当仇人,同样也是自己的情敌,他无法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