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mv9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煉氣九千年 ptt-NO224. 造化仙帝看書-95021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你若是想你的师父和师弟以及所有一切朋友都安然无恙的话,最好听我的。”
天庭帝君轻蔑地笑道,“现在他们的生死就在我的一念之间,我要他们生就生,我要他们死就是死,你要不要试试?”
“你……”
江寒此时都左右为难,他现在真的恨不得将这天庭帝君碎尸万段,但是他的师父、师弟以及吴青阳、李安阳等等都在天庭帝君手上。
江寒不怕自己死,怕得是自己救不回他们。
“你想怎么样?”
江寒瞪着天庭帝君喝道,“你现在让我我师父出来说句话,我要确保他们是活着的,安全的。”
“这个非常简单。”
天庭帝君冷冷笑了笑,旋即大手一挥,在江寒的面前出现了一面镜子,镜子中出现了为太华仙人的样子。
“师……师父!”
江寒看着镜子中的太华仙人想要去触摸,但是却是虚幻的。
“江寒!”
镜子中的太华仙人激动无比地叫出江寒的名字,“江寒,你放心,为师很好你不用担心。”
“师父,是我对不起你,是我……”
江寒攥紧了拳头,此时的他真的恨不得将天庭帝君撕成碎片。
旋即镜子中太华仙人消失了,接下来吴青阳、李安阳。陆离等人接连出现在镜子中。
“看到了吧,他们现在很好,但是你的决定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天庭帝君手一挥,江寒面前的镜子就消失了。
“你想怎么样?”
江寒冷静了下来瞪着天庭帝君喝道,他知道自己越是心急,这天庭帝君就会越高兴。
“我知道你知道彼岸天桥在哪,我要你送我上彼岸天桥。”
天庭帝君笑道,“只要我到了彼岸,你的师父师弟以及你的所有朋友,我都能放他们出来。”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算不算数。”
江寒冷笑道,“这样,你先把我师父放出来,我就送你上彼岸天桥。”
绝宠废柴狂妃 颜倾天下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谈条件?”
天庭帝君喝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要么现在送我上彼岸天桥,要么就让他们统统去死。”
“送你上彼岸天桥我当然可以,但是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出尔反尔?”
江寒冷冷喝道,“我带你去彼岸天桥,在你上桥之前把人都给我放了,否则我让你上不了。”
“带路。”
天庭帝君声若雷鸣般地大喝一声,虽然看不清他的样貌,但是显然他这光团一样的身形已经很激动了。
江寒皱了皱眉头,此时的他在心底对这天庭帝君下了必杀之心,这种被人威胁的感觉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江寒暴走。
他掠出了灵霄殿,沟通了彼岸大帝。
“仙帝,咱们来个里应外合,让他上到天桥,却到不了彼岸。”
彼岸大帝传来话语在江寒的耳边,“就让他永远留在彼岸天桥上,成为一朵彼岸花吧。”
“嗯,此人为帝,是天界之祸,成为一朵彼岸花太便宜他了。”
江寒回道,“我要用他的血来浇灌彼岸天桥上的花,让他成为齑粉。”
“一切都听仙帝的。”
彼岸大帝恭敬回应道。
轰隆隆!
傻王爷的鬼妃
一座巨大宏伟的彼岸天桥自云层中探了出来,天桥上的光芒圣洁柔和充满了美好,令人极其向往。
“彼岸天桥!我终于见到彼岸天桥了!”
天庭帝君看到了显现出来的彼岸天桥,顿时间心神激动不已。
这是他一直想要去实现的事,哪怕想夺下界的地之造化,都是想以地之造化龙脉的本源之力,来将他的境界推向彼岸天桥之上。
现在紫金龙王报销了,下界中已经没有人替他去做夺地之造化龙脉的事,所以他以最直接的方式,找江寒。
“彼岸天桥就在你的眼前,但是你却遥不可及,现在把我的亲人朋友放出来,我就送你上天桥。”
江寒对他喝道,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说了,你没有资格跟我提条件,现在就送本帝上彼岸天桥,到了天桥之后,我自然会将人放了。”
天庭帝君怒声如雷地喝道,“倘若不按我说的做,我就当着你的面让他们成为一具具尸体出现在你面前。”
“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枉为天帝。”
江寒的气势徒然如一座要爆发的活火山,他真的是在极其克制自己。
“人不为已天诛地来,更何况本帝不是凡人,是至尊。”
天庭帝君不屑地笑道,“还愣着干什么?是不是要逼我拿他们开刀你才会听我的话?”
“仙帝,先听他的,让他上来。”
彼岸大帝的声音传到江寒耳边,“到了彼岸天桥之后,他身上的光芒就会消失,到时候就会露出他本来的面目,就可以看清他的嘴脸了。”
听到彼岸大帝的传音,江寒点了点头。
顿时之间彼岸天桥就架设而来,出现在江寒的身边。
“来吧,倘若你敢骗我,我就算送你上了彼岸天桥也能将你拉下来。”
江寒对他怒喝一声。
天庭帝君激动无比地掠了过来,旋即江寒率先踏上彼岸天桥,带着他一同走了上去。
“哈哈哈……”
上了彼岸天桥之后,天庭帝君仰头大笑了起来,“本帝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超脱彼岸,永生不死不灭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别高兴的太早,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江寒冷冽喝道,同时看着他身上的光芒开始消散,天庭帝君露出了本来样貌。
这是一位身着金黄色莽龙袍,头上戴着紫金色龙冠的中年人,两撇八字胡,国字脸,整个人的气势如日中天。
他就是天庭帝君,曾经一直以光团示人,现在在彼岸天桥上终于显现出了本来的样子。
“竟然是你!”
江寒看着他怔了一会,旋即脸色骤然冰冷,“竟然是你这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你这畜牲竟然还成了天庭帝君,新仇旧恨今日要一并算个清楚了。”
“哈哈哈,很意外吧。”
天庭帝君嘲讽地看着江寒,“其实更意外的应该是我,我从没想过曾经与我结拜的永恒仙帝,竟然没有灰飞烟灭,还转世重修成了现在的你,当年我与静官就应该仔细一点,让你彻底陨落才对,那样的话就没有你现在什么事了,不过也没事,你曾经身为永恒仙帝成就了静官,让她超脱了彼岸,这一世就成就我吧,让我到彼岸与静官郎情妾意永结同心,她一个人在彼岸这么久了,想必很寂寞,哈哈哈……”
“你这个畜牲。”
江寒所有的痛恨都流露在脸上,“曾经我视你如手足,你却置我于死地,还有太上静官那贱人,我视她为挚爱,结果与你狼狈为奸,当年我对你们没有任何防备之心,才遭了你们的算计,这一世我定叫你们双双永不超生。”
江寒的怒意恐怕是倾尽四海之水都难以洗尽,眼前这位天庭帝君,曾经可是与他结拜的“造化仙帝”
当年江寒身为永恒仙帝时,有一个最好的兄弟就是他,有一个挚爱就是太上静官。
但是就是这两个他最信任的人,却联手置他于死地,这怎么能叫江寒不恨呢?
“别说废话了,这一世你还不是被我玩弄玩股掌之中?”
天庭帝君轻蔑大笑道,“你知道你输在哪吗?你输在太重感情上,这就是你的软肋,你真的是半点都没变,哈哈哈……”
“你说的对,我重感情是因为我还知道自己是谁,而你……你连畜牲都不如了,别说你超脱不了彼岸,就算你能超脱又如何?”
江寒冷冽道,“现在我已经送你上了彼岸天桥,把他们放了。”
“别急,等我到了彼岸,我自然会放他们,我可不会带着一群垃圾到彼岸去。”
天庭帝君不急不缓地讥讽道,“你看着吧,看我是如何到彼岸的。”
天庭帝君有恃无恐地往天桥的尽头奔去,谁也不知道尽头在哪,不知道天桥有多长,而且天桥上云雾萦绕,哪怕开了神眼也看不清看不透。
这就是彼岸天桥,连神都窥探不得。
“仙帝交给我吧,让他先高兴一会。”
彼岸大帝的声音传来,“要想超脱彼岸,他身上是藏不住人的,哪怕他有强大的仙器,将人镇压在仙器内也不行,我猜测他是将仙帝的亲人朋友禁锢在天庭的某个地方,例如天牢之中,仙帝要么去看看,这里先交给我。”
彼岸大帝的话提醒了江寒,他说的非常正确,超脱彼岸是个人超脱,哪怕带只猫带只狗都不行。
符神
这不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是比得道还要荣耀的超脱,所以天庭帝君不可能将那么多人镇压在仙器内带往彼岸,这一点他应该清楚。
举个例子,假如江寒超脱彼岸,但是他如果想把沐枝儿以及师弟师父还有李安阳一起带到彼岸去,那是行不通也不可能的。
“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去天牢中看看,你自己小心点。”
江寒马上下了彼岸天桥,以最快的速度往天庭的天牢而去。
临近天牢之时,江寒的耳中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叫声,他顿下脚步回头望去,就看到巡天司的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