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0ac精品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 txt-第一百節 交易分享-8arpu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望着云翔沉默了半晌,望海又道:“云施主,我再问你,前些日子往我紫竹林一行,滋味如何?”
牛奶 粥
云翔早猜到对方是因为此事而来,也一早便有所准备,便仍是笑道:“菩萨的门下都是热情好客之人,招待倒也还算丰盛,只不过,那位英哥前辈,看上去着实有几分眼熟啊,若是不说的话,云某还以为是个多年的老朋友呢。”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说到这,他抬起头来,紧紧地盯着望海的双眼,似乎想要看出些什么。
望海心思若海,自然是神色不变,不过,她眼神下意识地略一躲闪,还是让云翔捉了个正着。接着,只听她道:“贫僧还是要劝诫一番,我紫竹林并不欢迎外人,还请施主日后莫要再擅闯,再有下次,恐怕施主未必能全身而退。”
云翔此时已是心知肚明,恐怕那英哥与混天大圣定然有什么关系,望海菩萨希望隐瞒此事,所以才故意避而不谈。看来,日后想要再闯普陀山之时,便要先跑一趟狮驼国了。
不过,这个想法他当然不会说出来,便笑道:“菩萨的劝诫,云某已然知晓,若是日后再去拜访,说不定会事先打个招呼的。菩萨此次奔行数万里,再临长安,莫非只是为了这区区一句劝诫不成?”
望海道:“自然不是,贫僧此次前来,实则是想和施主做一笔交易的。”
“交易?”云翔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奇道:“菩萨居然想与云某谈交易?这倒真是件新鲜事,还不知菩萨到底想谈什么交易?”
望海菩萨张了张口,却并未说话,而是看向了一旁的胡宁,显然,这交易的内容,她并不希望被第三个人听到。
云翔会意,对着胡宁轻轻一笑,胡宁点了点头,转身便离开了前厅,只留云翔与望海二人单独交谈。
望海放出神识略微探查了一番,得知胡宁远去,方才道:“云施主,咱们便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我之间,可有什么血海深仇?”
云翔沉吟道:“这些年仇怨是不少,血海深仇倒也谈不上,菩萨此话何意?”
望海沉默了半晌,又道:“据贫僧所知,除了当年擅闯东来岛之事,施主与东天原本也是无冤无仇,倒是与西天嫌隙颇多,不知贫僧可说错了?”
云翔此时已然猜出了对方的言下之意,看来,这些年折腾出不少事,自己是真的把东天恶心到了,所以才派了望海前来说和。想及此处,他咧嘴一笑道:“倒也没错,菩萨请继续。”
望海又道:“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佛门东西天之争,原本也与外人无关,若是贫僧所料不差,施主想要的,只是救回无支祁吧?只要施主肯献上金蝉子,不再参与佛门之争,贫僧可以将无支祁放出来,甚至包括敖烈、敖婕,还有鱼妖海棠,都可以尽数放他们自由,施主以为如何?”
云翔听得这话,眼中顿时爆出了两道精光,点头道:“菩萨这交易倒是极有诚意,云某答应你便是,你这便回去放人吧。”
望海一愣,道:“施主的意思是,要贫僧先放人?”
云翔道:“这是自然,既是菩萨提出的交易,当然要先做出些表率才好。”
望海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道:“只是如此一来,贫僧却看不到施主的丝毫诚意,以施主以往的信用,贫僧怕是难以相信。”
云翔点头笑道:“菩萨倒是说出了重点,若是换做以前,东天倒还算有些信用,可是,见过了今日的那些剑仙刺客,菩萨觉得,云某还敢信你几分?”
望海略一思索,道:“那不如这样,贫僧可以先释放其中的一人,若是施主肯将金蝉子交出,贫僧再放出其他人,到时施主便可带着他们远遁江湖,置身之外,如何?”
云翔沉吟道:“这倒是个好主意,着实有些意思了。”
望海点了点头,一脸欣慰地道:“如此甚好,不知施主希望贫僧先将谁放出?”
云翔笑道:“那便先将我的结拜大哥,齐天大圣孙悟空放出来吧?菩萨以为如何?”
林子 君
“孙悟空?”望海一愕,道:“孙悟空并不在贫僧手中,施主怕是记错了吧?”
云翔诧异地道:“孙悟空就在菩提祖师的斜月三星洞中,难道还不是一样吗?”
望海的脸色再次难看了起来,摇头道:“云施主误会了,贫僧的交易,只能代表贫僧自己,代表不了旁人。孙悟空若是在菩提祖师手中,贫僧自然做不得主,不如施主再重新考虑一下?”
云翔笑容顿时一敛,淡淡地道:“恐怕云某也没有什么考虑的余地了吧?一旦交出了金蝉子,云某与西天便已然决裂,以东天那几位当家人的秉性,即便是有我大哥孙悟空护持,也不过是九死一生罢了,换成别人,也不过是多一个陪葬的而已。菩萨不妨扪心自问,你自己可会任由云某在世间逍遥?”
望海菩萨冷冷地道:“看来,你并没有打算与我好好谈这个交易。”
云翔道:“菩萨曾说云某是个聪明人,云某又哪敢让菩萨失望?从一开始就下个套子想让云某来钻,这种毫无诚意的话又何必多说?”
望海菩萨双眼紧盯着云翔看了良久,胸口快速起伏了几下,方才再次开口道:“也罢,那我便与你谈一个更有诚意的交易,你可愿意听听?”
云翔道:“我若是不想听,你便可以不说吗?”
望海此时早已被云翔气得不轻,只得充耳不闻,继续道:“今日那十三个刺客,想必你早已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吧?”
云翔笑道:“据说三星岛上有福寿禄三堂,福堂中有个沧海十三剑,想来便是他们了吧?”
望海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愕之色,他万万没想到,云翔不但知道刺客的信息,而且知道的比她想象还多。
半晌,她才续道:“这些话,只要你不再对任何人提起,我便可以放出一个你的朋友,而且,我还可以先放人。”
“哦?”云翔终于再次被勾起了兴趣,道:“你可以先将无支祁放出来?”
望海面无表情地道:“我可以先将敖烈放出来,只要你肯答应,不将那十三人的身份传扬出去。”
“敖烈?”云翔皱眉沉吟了半晌,终于点头道:“也好,这交易虽然算不得诚意十足,倒也不是毫无诚意,我可以答应你。不知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人出来?”
望海道:“三日之内,敖烈自会来长安城见你,你只需记得谨守诺言便是。”
云翔笑道:“菩萨真是快人快语,那云某便再信你一次。”
望海此时实在不愿再与云翔多言,转身便要离开,出门前,却又忽然想起一事,回转身形,问道:“云施主可否告诉贫僧,那沧海十三剑的消息,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你想知道?”云翔咧嘴一笑,道:“那你便将无支祁一道放出来,云某保证知而不言,言无不尽。”
“哼!”望海冷哼一声,已是怒到了极点,生怕一个忍不住对云翔出手,她也不回话,身形一闪,便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门外。
直至望海远去,胡宁方才小心翼翼地返了回来,忙问道:“云叔叔,她与你谈什么消息了?”
云翔苦笑摇了摇头,道:“倒也没什么,宁儿,这三天好好准备一下,又有客人要上门了。”
胡宁奇道:“又是什么客人?”
云翔摸了摸鼻子,道:“这次的客人比较特别,算起来,应该是你哥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