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okd精彩絕倫的小說 匠心 起點-812 人之極限讀書-s4zxc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匠心
侧厅前面架起了三脚架,一架看上去有些像摄像机的仪器被架在了上面。
这其实是一架三维扫描仪,它可以对建筑的整体进行扫描,将大体结构与数据绘制成图像。
这座侧厅一共需要六场扫描,分别针对建筑不同的侧面。
宋继开拿着打印出来的图纸站在许问身边,低头看了一眼,抬头道:“楼高四米七二,柱高三米一五……”
名叫叶思子的文物局工作人员非常娴熟地操作,启动仪器。
许问微微抬了一下头,有些意外。
他发现,自己竟然能清楚地看见激光扫过建筑表面的情景,甚至听见了某种奇特的回响。
那仿佛是现代科技与这座古老的建筑碰撞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激起层层无法耳闻的声浪。
甚至就连许问,也无法判断这声音究竟是不是真的。
在这奇妙的光线与声响里,宋继开向叶思子点头示意了一下。叶思子迅速会意,取下仪器,走到便携电脑旁边,把刚才扫出来的图像和数据导了出来。
宋继开先看数据,这一看就高高扬起了眉。
“楼高四米七二,柱高三米一五……”他看向许问,道,“一模一样。”
“量的是同一座建筑,得出一样的结论也不奇怪。”许问道。
宋继开摇了摇头,没说什么,而是低头去对比其他数据。
人人都知道,理论上来说确实是许问说的这样没错,但是人不是机器,就像手工制作一样,人工测量亦会有误差。这也是宋继开坚持要重新量一遍的原因。
他不是不相信许问,他是很清楚地知道人类本身的限制。
但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图纸测绘都是有固定标准的,量什么位置,需要哪些数据,怎么绘制出来,有一整套固定的章程,不管手绘还是机器出图,这些标准不会有变化。
许问的图纸非常规范,宋继开顺利地比对了剩下的数据——
全部都一模一样。
大到梁柱,小至石础,所有数据全部一致,数据精确到小数点后第二位,但就算这么细致的数据,两边也是一样的。
如果不是他已经知道许问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一时间宋继开简直以为,许问前面都是骗他的,他其实也是用现代仪器扫描出来的图纸!
而且,他突然想起了两人之前的对话,表情有些古怪地回头,问道:“你刚才说,这些全是你先目测,再用工具测量出来的结果?”
“是。”许问坦然点头。
“目测的精度有多少?”宋继开问。
“跟这差不多吧。”许问回答。
“???”宋继开再次震惊了,旁边叶思子等工作人员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质疑的话冲口而出,“不可能!”
其实对长度距离等的判断,大多数人多少都有一点,有的人这方面能力比较强,有的人比较弱。而且大部分人对比较短的东西判断能力更强一点。
现在他们量的是建筑的外廓,基本上都是大数字长距离,目测难度相当大,结果许问说他可以完成,精度还能达到小数点后第二位?
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吗?
“有点离谱。”宋继开说,“来来来,我试试。”
他突然来了兴趣,退后一步,指着这座侧厅,道,“你来看看,这横过来从左到右的宽度一共是多少?”
“这地方我是测过的,这样试不准确吧?”许问失笑道。
“这么大座宅子,这么多间屋,所有的数字你都记得?”宋继开问。
“嗯……”许问没有正面回答,但宋继开还是听出了他的意思,“真的全记得?”
“是。我花了很多时间。”许问回答。
“嘶……”宋继开轻轻吸气,抬了一下下巴。
这是何等海量的数据,要记住这么多东西,要花费的何止是时间?!
王妃,快点生个娃
不过他还是很好奇许问的能力极限之所在,他原地转了个圈,指向旁边的一棵松树,道:“这棵树的高度,你能看出来吗?”
“到哪里?”许问问道。
宋继开迅速掏出手机,对着这棵松树卡地拍了张照,然后在树顶上划了一条线,道:“这里。”
许问看了一眼,又抬起头,眯起了眼睛,道:“六米一三。”
他抬头看树的时候,宋继开就在转头,对着叶思子招招手,示意了一下。
叶思子点头,正要走过去搬三角架,结果脚步还没迈开,许问的声音就跟着结果一起报出来了。
“这么快!”叶思子惊讶出声,加快动作,迅速择定位置,开始扫描。
没一会儿,松树的高度被扫了出来,呈现在了显示屏上。
六点一三米,同样精确到厘米,分毫无错!
“有意思……”宋继开兴起了,接着又指了几个位置,让许问目测。许问不疾不徐,但几乎全部都是在抬头的那一刻就已经得出了结论。
叶思子抱着仪器跑来跑去地给他验证,一点也不意外的是,所有的数字全部都能对上号,一个出错的也没有。
最后还是叶思子先投降。
三维扫描仪就算加上三脚架也不是特别重,但多少还是有点份量,而且在此之间,要选定测量的角度、判断放三脚架的位置都要花点时间进行调校,真不是可以让宋继开这样随便试着玩的。
“老大,饶了我吧,一会儿还要干正事呢!”他提高声音说。
“啧。”宋继开总算放了他一马,又转过头去,打量着许问说,“真的有点厉害,普通人绝对做不到,简直像特异功能了。”
“没错没错。”叶思子在旁边用力点头,宋继开这句话简直说到他心里去了。
“我这方面的能力确实比较强一些,但也不是独一份的。我见过很多老年工匠都有类似的能力。以前我们还一起玩过一个游戏,叫定线戏。专门训练这方面的能力。”
许问一边说,一边把定线戏的游戏方式介绍了一下,宋继开听得有些出神,突然道:“你们这样,也算是在开发人体的极限能力了。”
“确实是。”许问心中微微一动,点了点头。
“真挺有意思的,人也真是一种奇妙的生物。”宋继开感叹了一句,接着又庄重地转向许问,认真地道,“不过,按照流程,我们还是要全部测绘一遍,留存数据。”
“理所应当。”许问并无炫耀之意,平静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