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wg69精彩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ptt-第717章 放暑假啦啦啦~(萬更求訂閱)讀書-z8b1l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这次前沿保持了缄默。
并未对任何媒体消息进行任何形式的回应。
像是‘死’了一样。
事实上,在被新闻报道之前的这几天里,女娲实验室的这项研发计划已经进入了实施阶段。
比如在申城的女娲实验室低调的付费招募了一些视力残障人士志愿者。
比如,早计划在前天24号下午回棠梨老家的刘惜,回家路上多了个同伴:谷雨。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她们将在桐凤建立一个小型的专门面向农村中老年人的付费志愿者体验中心,与申城女娲实验室通过网络建立直接联系,实时提供交互方案的建议。
反正,就像方年说的那样,低调归低调,事情还是要做的。
可以说是线上唯唯诺诺,线下‘重拳出击’。
毕竟前沿也是要做生意挣钱的,现在动不动就来个道德指责,还不知道幕后主使,就也没办法。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怎么都禁止不了别人发言,尤其是网络。
看在挣钱的份上,前沿就还是不亲自出面对线,低调。
至于,方年本人……
不对!
是‘持键’大佬,线上那当然是非常活跃的。
就这么说吧,最近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持键敲坏了一把键盘。
嗯……这跟方年本人无关。
是持键动的手,以至于持键因言论过于激烈,累计被微博禁言了2个小时。
毕竟有一个算一个,都扛不住持键一分钟起步一百字的疯狂对线。
“……”
简单看了看网上的消息后,方年没听陆薇语的撺掇去跟人对线,而是收起了手机。
随后眼睛转了几圈,最终定在一旁陆薇语的身上。
悄没声的蛄蛹过去,揽住了陆薇语的腰肢,方年一副四处张望的模样,嘴上道:“陆学姐,方歆明天考试完就该放暑假了。”
陆薇语瞥了眼凑过来的方年,眉眼间有了笑意,磕磕牙道:“先生是不是总忘记我是你的夫人?”
爱我如初吗
“怎么净瞎说!”方年右手用了用力。
陆薇语索性把自己缩入方年的怀里:“那你偷偷摸摸的干嘛呀。”
然后环住方年的脖颈,陆薇语看着方年的脸庞道:“说吧,是要我跟你一起回家,还是我跟你一起休暑假?”
“都想。”方年嬉笑道。
陆薇语眼睛盯着方年,莞尔一笑:“跟你回家没问题,休暑假不行,前沿科学事务繁忙,我还没有能力长期不在岗也能把控局面。”
“那……”方年眼睛一转,“我能偷偷约你翘班吗?”
陆薇语欣然点头:“行。”
“……”
见方年好像欲言又止的模样,陆薇语眨巴眼睛道:“先生呐,到底有什么事情,一起说了呗。”
方年摇摇头:“没有别的事情。”
“那你……”
“单纯无聊。”
“?”
“可能归心似箭?也有段时间没回老家了。”
“差不多四个月,是认识你之后,间隔时间最长的一次,对先生来说,故乡已经是天天想回去的地方了吧?”
“对,虽然我还年少。”
“来,姐姐抱,安慰你哦~”
“……”
于是,方小年被迫的被陆学姐给‘欺负’了。
…………
次日午前,方歆的期末考试结束。
很快就跟着林凤一同来到了君庭别墅。
为了让林凤女士跟方歆小朋友的这趟回家稍微有些体验感,早已从庐州回申的关秋荷主动把私人飞机借给了方年。
还提前给预约好了航线。
一点多钟,方年携夫人陆薇语,林凤带着方歆,一同坐上湾流G550,飞往湘楚省城的黄花机场。
距离棠梨最近的只有省城的黄花机场。
毕竟目前湘楚省内机场并不多。
“……”
登上飞机后,方歆很是蹦跳了一会儿。
比之前第一次坐飞机还要开心得多,因为那会方歆比现在小两岁,怕她太闹腾影响别人,上飞机前就教育她要文明礼貌。
而今天……
还在往机场赶时,方年就说了,这是她秋荷老阿姨的飞机,随便闹。
方歆里里外外看了个遍,飞机刚好推出机位。
于是方歆特地坐到了方年对面,望着方年:“哥哥~哥哥~你怎么没买飞机啊?”
“我没钱啊,哪像你秋荷老阿姨,这么大架飞机,说买就买。”方年一本正经道。
“那你以后挣了钱,会买吗?”
“得看能不能挣到那么多。”
“哦,秋荷阿姐姐为什么那么有钱啊?”
“谁知道,可能是长得老有福气?”
“……”
旁边陆薇语都有点听不下去:“方年,你别把小歆给带坏了,当着荷姐背着荷姐你都不忘怼她,真不知道荷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方年眨了下眼睛:“方歆,不准去跟你秋荷姐姐学舌!”
“……”
飞机平飞后,大家都换到了机舱客厅的沙发上。
空乘小姐送上了茶点,便回了机头操作间。
“……”
即便是私人飞机,飞行也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因为来来回回的走动范围非常小,也不能像高铁火车到一个站下去呼吸新鲜空气,还不能玩手机。
现在还不是将来,许多航空公司都改善了不少的机上娱乐设施,连国内航司都可以不用在飞行途中关闭移动设备。
飞机上能用的就是卫星电话。
理所当然的,大家吃着茶点就叨咕了起来。
“……”
说了几句闲话,林凤女士忽然话锋一转:“从上个月那个什么大会之后,你那个前沿是不是就得罪谁了?
从上个月到今天,那些负面的消息一直没断过。”
“昨天才看到央视的新闻报道,就又看到网上不少人都在说前沿这里不是那里不是的。”
听林凤说完,方年笑了笑:“不算是得罪,是因为前沿的发展可能影响到了别人的利益。”
“像是之前跟三星的合作,就有人眼热,故意说前沿这啊那的不行。”
“网上的消息鱼龙混杂,什么都有,反正只能是参考。”
听完方年的解释,林凤大概是明白了,又问:“那你们最近搞的那个上新闻的计划是什么意思,我看里面还提到了农村中老年人?”
方年笑着解释:“跟智能手机普及有关,你不是也经常说爸爸连个手机都不会用,前沿是希望最低限度也要做到连外婆都会用能用的地步。”
林凤看着方年,认真道:“做这个要不少钱吧?”
“不好说。”方年回答,“不过在我看来,这才是大力发展科技的意义,社会的发展进步不应该是以主动去淘汰一群人来达成的。”
说到这里,方年略作停顿,懒散道:“说到底就成了一些听起来很高高在上的道理,只不过对我来说,道理不是拦路虎;
做一件事,如果能做得让最大多数人满意,则可以看作是基础的道德目标。”
“或者,你可以理解为,我当初之所以选择哲学,就是为了探索科学、生活与人文的交叉关系。”
“总之,现在的我,想在挣钱以外做点其它的事情。”
“我自己管这个叫理想。”
听着方年懒散的声音,林凤抿了抿嘴:“我也不懂你这些,但从我能理解的角度,是支持你的;
按照你说到过的一些前沿合同的规模,现在的前沿确实可以做一些你认为不错的事情;
之前我一直以为科技就是让很多人看不懂用不了的东西,后来听新闻上说,让大家都受益的科技才是强大的科技,才算是有点明白。”
闻言,方年笑笑:“后面这句话才是对的,科技本身的意义就是让人们感受便利,而不是弄得人们遥不可及;
只是有些人希望他们发展的科技变成他们手上一件有控制属性的工具,有意的改变了这些,有人会管这些东西叫大数据算法……”
“……”
林凤没再多说。
她能理解的东西不多,因为方年这些话里有一些哲学的实际意义。
不过新闻报纸看得多了,林凤也对方年边上学边搞的公司有了些了解。
尤其是这两个月,前沿两个字太容易看到了。
今天是前沿大会,明天是前沿合作,后天又是前沿计划。
通过新闻报纸,林凤也知道,方年这个前沿,正在通过自身的努力,去追平国际上同行的差距。
青龙道尊
这个行业就是越来越多人离不开的手机。
林凤是不懂那些大道理,但也知道,有时候网上的一些消息骂得越凶,就说明前沿做得越好。
她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比想象中要优秀多得多。
或许在现在这惫懒模样的背后,目光早就看到不知道多少年之后了。
林凤更知道,至少在新闻报纸上,方年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一种象征符号。
有时候林凤光是想想自己是方年的母亲,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荣耀感。
也是这两个月以来,林凤才算是理解方年为什么花大量的精力把他个人跟老方家割裂开来。
以网上一些群体恨不得把方年的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的样子,真就是保护。
“……”
…………
…………
五点出头,方年一行回到了茅坝。
这次是开了关秋荷留在湘楚的路虎。
这次跟着回湘楚的,只有村长跟五月。
他们提前联系了湘楚省城这边的租车公司,开着车跟到了桐凤,就没有跟着去茅坝,也安顿不下。
而且类似于茅坝这种闭塞山村,陌生汽车过路一下还行,要是停下来四处踅摸,没两分钟全茅坝的人都能知道。
一嗓子能从茅坝河这边到那边。
就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车子一进老方家的院子门,就看到乐呵呵迎出来的方正国。
也就是一个来月不见,自是没什么变化。
今年学校的工地很忙碌,方正国五一那几天去申城也是趁着都放假,他自己多休了两天。
方年也跟方正国聊了几句。
桐凤当康公益教育集团旗下的这个暂定名为桐凤联合学校的大型学校建筑施工这一块预计在今年底会结束。
后续资金不再担心,工期就被加速了不少。
暂时是计划在2012年9月投入使用。
最晚应该也能在2013年9月投入使用,或者上半年。
现在也是时候考虑考虑下一步该干嘛。
建筑施工茅坝的青壮年劳力还会,但装修是真不会,所以基本上明年就没活儿了。
桐凤范围内暂时没计划投入第二个大型学校。
倒是小的学校大概还会翻新或者新建35~50所。
这些工程都不会太大,最多的也就投入100万,最少的可能就10万。
会主要倾斜工程给当地的村民,也不太适合方正国他们去抢生意。
所以,方年给了方正国一个提议。
“爸爸,你花点时间跟叔伯们商量商量,我这边可以帮忙安排条路;
改行修路,以合作的形式并入别的单位,承包桐凤市内的几个普通公路标段不复杂,这个可以干两三年;
等两三年之后,社会发展新形势下,能做的事情就多了。
这方面你也可以跟他们念叨念叨,比如做农村快递物流,或者做生鲜配送等等吧。”
“……”
方正国应了下来:“行,反正也不急,我慢慢跟他们商量。”
“反正就是图个安稳挣钱,我能保证的是不用担心没工程做,不用担心工钱拖欠。”方年笑着道。
“至于有别的想法,就得有眼劲,会做生意的,同样开个服装店他一个人挣钱。”
方正国深以为然。
“……”
…………
趁着暑期回家,方年也去桐凤拜访了已经不动声色朝前迈了一步的朱建斌。
普通科室当然不存在什么常务副科长一说,但朱建斌的分工已经变成了全面协助科长主持科室工作。
等今年年底各个班子调整时,就能正经成科长,级别到正科。
这也不算是太过夸张的跳跃,毕竟朱建斌这也算是多年媳妇熬成婆,下一步就不知道能不能在两三年里升上去,得看运气。
不过已经差不多了。
跟方年,朱建斌没什么好隐瞒的,不算含蓄道:“年底大概是去基础教育科。”
“这一年多的时间,总算如愿了。”方年感叹了句。
然后半开玩笑半认真道:“老朱啊,桐凤当康公益教育这块牌子就交给你去立稳了。”
朱建斌就笑:“能劳烦方总拿话点我,我可是荣幸。”
“放心吧,我现在什么都不愁,听你的又供了套商铺,都能防老了,也该给桐凤这个小地方的教育事业贡献一把了。”
方年乐呵呵道:“装大说一句,替桐凤每年数万学子感谢朱老师的奉献精神。”
朱建斌确实什么都不缺。
08年就在方年的建议下去湘楚省城买了套房子,他跟他老婆双职工,又听方年的在省城供了个小商铺。
已经算是在经济层面无欲无求了。
特别从八中跳出来就为了高屋建瓴的改善教学环境,又有当康公益基金的大力投入,至少桐凤这一亩三分地,够朱建斌努力好几年了。
而且,另一方面,桐凤是当康公益基金的第一个样本。
有朱建斌的把关,探索出一些有益的农村教育形式,也会被当康推广开来。
当康公益基金今年也做了一份十年期的长远计划。
将用十年时间在全国共计建设100个左右的大型学校。
王牌特卫4 梅雨情歌
为此,当康公益基金后续大致需要投入150亿~200亿资金,除了桐凤,其它的都是地方教育部门负责筹措一部分建设资金。
算下来是需要当康游戏在从2011~2020年的这十年里,实现总营收4000亿的目标。
如果对比当康游戏去年100多亿的营收,简直是个高不可攀的目标。
不过根据刘惜特别编写的模型计算:
参考手游崛起等因素,不算2011~2014这四个年度的营收,从2015年起算,到2019年结束时,都可以实现4000亿营收。①
“……”
回老家的时间过得飞快。
这里走一下,那里跑一下,一天就过了。
比如方年跟陆薇语一块地去维南特地把外婆接到了茅坝。
特地给老人使了使女娲实验室的工程样机。
不是很理想,问题多多,陆薇语一并都给记录了下来。
这一眨眼,就到了7月1日。
这天对老方家来说有一件‘大事’:方歆小朋友期末考试成绩!
对前沿来说也有件大事。
梼杌、胜遇两大实验室同时开业……

①:没瞎说,查过鹅厂的财报,2015年游戏营收600亿左右,2017年破千亿,2019年1150亿,怎么算这五年都有4000亿;题外话,鹅厂的游戏业务利润率贼恐怖。
======
PS:三更真稳了,之所以这么慢,是因为这几章字数都有点多,每章接近5千了,而且总有些资料要查,比如上面那个①就总结统计了十分钟。